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长征电气2亿定增去向成谜民生证券被指失职

2018-09-21 09:34:11

长征电气2亿定增去向成谜 民生证券被指失职

正在筹备9.6亿元定增计划的长征电气,被指此前的2亿定增资金,并未按照当时的增发公告投入相应项目,巨额资金去向不明,近日突遭多名投资者举报,此次增发之必要性受到质疑。

2013年2月7日和2月26日,长征电气董事会和临时股东大会分别通过了《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计划通过对特定投资者定向增发股票再融资9.6亿元,其中3亿元投向2.5兆瓦抗凝冻直驱永磁风电发电机组生产基地项目,4.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剩余2.1亿元投向其传统开关领域。

一位董姓投资人告诉时代周报, 2010年长征电气增发募集资金中的3.5亿,应投在广西北海搞风机项目,可是2013年增发方案出台以后,长征电气2010年定向增发的资金中有共计近 2亿资金,并未投入相应项目,2013年却仍要继续增发,必要性存疑,并举报保荐人民生证券在持续督导过程中存在失职嫌疑。

“募集资金不是专户管理吗?应该投资在北海的这些募集资金去哪里了?”董姓投资人质疑称。

风电项目究竟有无投入实际运作,长征电气是否假借风电项目之名圈钱,成为投资者质疑的核心。

梳理了自2009年以来长征电气披露的相关信息,发现确实有诸多财务细节难以解释。

2亿增发资金去向成谜

根据长征电气2009年4月3日发布的2009年第四次临时董事会决议公告,该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计划募集资金净额原则上不超过43400万元,计划投向三个项目:220KV有载分接开关项目(拟募资金3000万)、油浸式真空有载分接开关项目(拟募资金5400万)、2.5兆瓦直驱永磁风力发电机组项目(拟募资金3.5亿)”。由此可以看出,整个募资计划的最大投资标的正是最后一项风力发电机组项目。

2010年4月,通过增发股票,长征电气成功募集4.54亿资金。按照当时的增发方案,这笔资金中的3.5亿将投向广西北海,建设长征电气的北海风机产业基地。

随后,这3.5亿募集资金存入专项账户,且该专户仅用于2.5兆瓦直驱永磁风力发电机组募集资金的存储和使用

长征电气2亿定增去向成谜民生证券被指失职

,不得用作其他用途。在2010年8月27日公布的《公司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下称《专项报告》)中显示,3.5亿中在6月30日前已完成前期投入置换1.2亿元,除此以外募集资金直接投入4273.5万,并称在建项目正在按计划实施,期末余额18734万元。

该《专项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 6月30日,也就是即在专户成立仅仅一年之后,该风电项目募集资金账户余额仅剩432.9万元(含银行存款利息)。半年之后,1.3亿蒸发,使用状况不见说明。

一审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这么大一笔资金不可能统统费用化,一定会体现在财务报表上的资产部分,例如在建工程或者固定资产。

而在长征电气2010年和2011年的年报中,都没有找到相应的使用证据。2010年,长征电气在北海实施的关于风机项目的在建工程,就只有总装厂房和叶片厂房两项,当年都基本没有增加投资,将一些可能是北海的与风机有关的叶片模具、测试费等全部总计也只有2490万,而当年全年长征电气新增的所有固定资产是2864万 ,两项合计5362万,募集资金直接投入的4273.5万就可以覆盖大半;而 2011年全年,除去被移作补充流动资金的3000多万,仍有近1个亿的募集资金使用量不明去向,长征电气在北海的叶片厂房和总装厂房也基本没有新增投资,全年新增固定资产不过6510万。

最能够说明风机项目募集资金被挪作他用的,就是看得见的北海的叶片厂房,在当年的增发公告中,长征电气这样陈述,“本项目的建设包括两栋厂房、一栋办公大楼、货场以及一些配套的公共设施。两栋厂房分为总装及叶片生产厂房,项目土建面积合计为67000 平方米。”在长征电气的历年年报中,也发现这个叶片厂房的预算数是8000万,但建设进度一直未变。

产能闲置再融资9.6亿受质疑

位于北海高新技术创业园的广西银河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广西银河)厂房建成于2009年,这里也曾是银河系进军风电产业的起点。但今年3月初有媒体走访此地,发现即使在上班时间,厂房里也看不到什么人影,不仅厂房大门紧闭,门口吊装的行车也都已经锈迹斑斑,甚至作为关键部件的吊钩也已经生锈,行车很少被使用。

按照长征电气2010年增发公告和之后一系列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的报告和年报在建工程项目显示,北海的这个基地应该包括一个总装厂房、一个叶片厂房和一座办公大楼,而且应该已经形成了年产200台套2.5兆瓦风机的生产能力,但从实地情况来看,只有一个总装厂房矗立,其余厂房没有,而且就是这个总装厂房也没有看到任何正在生产的迹象。

今年2月计划启动的新一轮再融资,投向中依然还有2.5兆瓦风电的项目,这引起投资者的不满,也因此出现有个人投资者实名举报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罕见一幕。

显然,募集资金投向的必要性是再融资的关键点之一。但对于产能可能出现的严重闲置,长征电气证券部的一位人士解释称,“之前我们的风电是面向沿海地区,但这一次再融资投向的抗凝冻风电产品是面向高原地区。”

在长征电气全资控股的江苏银河长征风力发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银河长征)的工商档案中,本报发现,江苏银河长征曾于2010年3月在当地发改委备案了一份年产300台套风机的项目计划,该计划总投资额为3亿。

今年4月江苏银河长征现在除了一块牌子,什么都没有。而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江苏银河长征至今几乎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出资5000万元投资了威海银河长征风力发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威海银河长征).

至于这一次的定向增发,长征电气又准备使用9.6亿元再融资中的3亿元,形成年产200台套2.5兆瓦风机的生产能力,如果融资并投资成行,长征电气将具备至少年产400台套风机的能力。

而现在,长征电气2012年全年自称确认收入的风机销售也仅为25台,另外其2012年年报还显示,即使在2013年,长征电气最乐观估计也只能销售台,风机的产能无疑将严重闲置。

“长征电气在业内根本排不上号,也不知他们为什么要一直继续融资扩产。”业内一位风电企业的负责人表示,“现在虽然行业有所回暖,但远未到爆发的程度。如今还有哪家企业敢扩产?”

资金链紧张再融资主投风电项目

2011年长征电气进行一次4.3亿元的定增和募集了4亿元票面利率为9%的公司债。彼时长征电气证券事务代表姚伟向媒体表示:“我们既然选了发债,对于业绩应该说是有信心的。”

而事实上,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透露,“票面利率9%已经相当高,但还卖不出去。”

8.3亿元的再融资中有一大部分都应该投进了风电产业,然而体现在风电产业的利润上则显得十分可怜。

而根据长征电气的年报数据,在2012年前,其风电收入一直为零,2012年终于实现了3亿多的风电销售收入,但所有这些销售全部来自一个买家—桂冠电力。购货合同分为两批,共38台2.5兆瓦风机,2012年长征电气确认了其中25台的销售收入。但有意思的是,按照桂冠电力2012年年报的说法,该公司截至2012年12月31日,只验收了8台长征电气的风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张空头支票。2007年4月25日,长征电气就曾公告风电项目预计2009年投产,年销售将到30亿元,但实际上一直到2012年,长征电气才有风机进行销售;而2008年1月29日,长征公告要准备向华电的西场风电场供应风机,接着不了了之;2009年11月20日,长征公告重大合同,要向越南出口80台风机,金额达到1.8亿欧元,亦是石沉大海。

2012年长征电气就曾发公告称,要在北京设立北京长征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而事实上这家公司并未成立,接近银河系的人士称,“可能是因为之前计划投入的3个亿出现了问题。”

此外,2011年长征电气发行的为期三年的4亿元公司债,一年之后就将面临兑付,这或许与现在银河系“强行”进行的又一次再融资有着某种关联。

正在筹备9.6亿元定增计划的长征电气用意何在更加一目了然。

财务疑造假民生证券难辞其咎

上述投资人向本报表示,上述所有财务端倪均未得到长征电气释疑。

而前文所述审计人士告诉本报,“按照三方监管协议的规定,募集资金的管理非常严格,必须投资在承诺投资的地方和项目上,不允许挪用。”随后又咨询,长征电气能否私自将这个风机项目资金投资到别的地方去实施风机项目,技术上是否可行,该人士告知,“实现的可能性很小,除非三方共同串通。专项资金的使用非常严格。项目挪个地方都需要开董事会通过、发公告声明。”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由民生证券作为保荐人出具。根据募集资金专户存储三方监管协议公告,“甲方(银河风力)授权丙方(民生证券)指定的保荐代表人陆文昶、肖继明可以随时到乙方(贵州商业银行)查询、 复印甲方专户的资料;乙方应当及时、准确、完整地向其提供所需的有关专户的资料。丙方作为甲方的保荐人,应当依据有关规定指定保荐代表人或其他工作人员对甲方募集资金使用情况进行监督。”

因此一旦出现重大的财务端倪,民生证券作为保荐人难辞其咎。5月17日民生证券就因为在保荐天能科技IPO的时候失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被证监会暂停接收推荐项目和材料。在保荐长征电气定向增发过程中,民生证券是否也存在类似失职行为,或将等待监管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