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不容忽视

2019-04-26 19:17:48

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不容忽视

尽管我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韧性和包容性明显增强,一季度将延续平稳发展势头,但是宏观经济领域仍面临若干风险挑战。

(一)金融风险聚集态势尚未根本扭转

2016年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8.4%,为主要经济体最高,超过美国的7.5%、英国的6.6%、日本的4.2%、德国的3.9%。但是由于大量资金在金融系统内部循环,金融业“脱实向虚”现象比较突出,金融去杠杆势在必行,国家将金融防风险作为重要调控任务之一。在资管新规出台、互联金融监管收紧、专项整治消费贷进入房地产领域、加强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监管等“组合拳”作用下,金融业“脱实向虚”的态势得到初步扭转,金融去杠杆取得一定成效,但短期内衍生的风险事件有所增多。云南省级投资平台出现10亿级信托兑付危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违规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乐视股权质押违约风险继续发酵;资本市场调整幅度加大。这将考验金融机构和金融系统的稳健性与抗风险能力,同时给宏观经济运行带来干扰。

(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存在

随着地方政府债务管控力度加强、财政收入形势向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有所缓释,但总体水平仍然较高,存在的风险不容小视

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不容忽视

。一方面,由于中央和地方统计口径略有差异,支撑债务偿还能力的地方GDP、工业生产甚至财政收入可能存在虚高问题,而财政债务却为实际负担,甚至部分地区还存在着向融资平台腾挪等现象。近期,内蒙古下调2016年财政收入1/4、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调减四成,天津滨海新区承认GDP数据存在1/3的虚高,均印证了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基建投资持续高速增长的同时导致融资平台无序扩张,部分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缓慢但债务扩张明显,政府购买服务项目贷款异化形成违规政府性债务,部分引导基金股债不分、明股实债现象比较突出。此外,这些违规融资的债务资金大多投资于中长期城市建设项目,周期长、短期收益低,存在期限错配问题,进一步加大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三)民间投资活力相对不足

我国民间投资增速已经连续两年慢于全部投资,民间投资活力明显不足。考虑到民间投资70%以上投向制造业和房地产开发领域,预计民间投资增长放缓的压力依然较大。当前制造业领域整体产能过剩和市场需求不旺的矛盾尚未根本化解,民间资本投资意愿普遍较低。受调控政策收紧的影响,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也将回落。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积极推动PPP模式以引进民间资本,但大部分项目仍是国企主导、民企配合,在统计上归类为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民间投资在进入相关领域的过程中存在一定手续、资质、程序等方面的限制。此外,民企融资难融资贵、国企改革进展缓慢、“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因素也是制约民间资本投资意愿的重要因素。

(四)实体企业债务负担较重

随着企业兼并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降杠杆措施取得积极进展,我国企业杠杆率呈现出由升转降的良好局面。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2017年二季度末,我国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已经连续四个季度环比保持下降趋势。但是,从绝对规模上看,我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水平仍然偏高,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63.4%,远高于欧元区(103.4%)、二十国集团(95.2%)和新兴经济体(104.1%)。2017年底,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5%,非金融类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65.7%。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负债总额高达62.3万亿元,非金融类国有企业负债总额99.7万亿元。部分领域、部分行业债务利息大量吞噬企业利润,一方面迫使企业为了资金顺利周转而不得不加大债务、放大杠杆;另一方面高额债务压低企业利润,削弱企业偿债能力。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为7.52万亿元,而同期利息支出高达1.14万亿元。

(五)美对我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呈现高频化趋势

美国是我国出口产品重要海外市场。年,对美出口占我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一直保持在16%以上,如果加上转口贸易,美国市场为我国提供了近1/5的外部需求。今年以来,美国启动的实质性贸易保护措施明显增多,尤其是涉我外贸保护行为呈现高频化趋势。美国政府变相地进行贸易保护主义,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甚至通过价格、税收等途径限制我产品进口,恶化了我对美贸易环境。美贸易保护不断升级,可能加剧贸易摩擦乃至引发全球贸易战的危险,导致我国出口环境恶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