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连平5月是降准窗口期年内还有一到三次下调

2018-10-17 15:44:10

连平:5月是降准窗口期 年内还有一到三次下调可能

3月1.01万亿元人民币新增贷款,既缓解了市场对贷款需求放缓的担忧,也开启了货币政策放松的想象空间。此后,央行“出手”将会选择利率还是存款准备金率?

3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未来货币政策放松将着眼于数量型工具,存款准备金率有望在近期再度下调。他认为,从管理通胀预期和负利率的角度看,目前都不是下调利率的合适窗口。

随着政策朝放松的方向微调,一季度存款准备金率适度下调,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增强。而一季度GDP增速较低也会促使决策层加大刺激内需的力度,从而带动信贷需求回升。

但是连平表示,一方面,在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盈利预期不佳的背景下,实体经济总体信贷需求减弱,加之预期政策放松、市场利率下行,很多企业选择推迟贷款融资计划;另一方面,经济增速下行,银行不良贷款有扩大趋势,出于控制风险、保证贷款质量的考虑,银行依然严格放贷标准而没有盲目增加信贷投放,而存贷比约束也限制了银行的放贷能力。

对于3月信贷放量,连平指出,从一年中四个季度来观察,信贷投放仍严格遵照央行的投放安排,全年8万亿元的信贷目标按照3:3:2:2的季度分配节奏,一季度信贷投放与央行目标吻合。他预计,信贷余额增速呈逐步回升态势,全年实际新增贷款8万亿元至8.5万亿元

连平5月是降准窗口期年内还有一到三次下调

“照此推测,预计4月信贷规模较3月出现回落,二季度信贷规模将维持在一季度的水平。”连平指出,每个月央行对各家银行订好贷款额度。从盈利和市场规模的角度看,银行有动力将额度用完。

连平认为,下一步调整存款准备金率是大概率事件,5月就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期。他预测,年内还有一到三次下调存准率的可能。存准率的调整应该是且战且退,调整的目的在于对冲外汇占款,所以未来下调的时间点选择将与外汇占款下降有密切关系。

对于利率的调整,他预计,4月物价涨幅回落,未来通胀总体可控,加之经济增速下行,因而不会进一步加息。但未来物价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等中长期通胀压力依然存在,加之经济增速不会明显放缓,基准利率维持基本稳定的可能性较大。当前市场利率趋于下行,企业融资成本已在下降,下调基准利率并不紧迫。

精彩对话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国内经济的发展趋势?

连平:随着物价涨幅回落和经济增速放缓,宏观调控的第一位任务是稳增长,同时兼顾稳物价、稳资本流动和稳汇率。政策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将稳中偏松并实施结构性宽松。一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将继续实施;另一方面,货币政策稳中偏松,新增信贷规模有所扩大,货币供应增速适当加快。2012年我国经济出现“硬着陆”的风险很小,只要政策合理,调控适当,经济应该会保持合理的增速,并呈现前低后高走势。

中国证券报:未来物价会否逐步下行?

连平:维持2012年前三季度CPI同比持续下行、四季度同比有所回升的趋势判断,预计全年CPI同比涨幅在2.7%至3.3%,较上年明显回落。不出意外,全年4%的物价控制目标可以实现。年内物价运行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是伊朗局势动荡以及西方国家宽松货币政策预期导致的国际油价波动。近期国际油价再创新高,国内成品油价已两次上调,如果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可能给国内带来较大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对此应予以高度关注。

中国证券报:M1和M2会呈现何种变化趋势?

连平:受二季度初存款减少影响,4月M2增速可能有所回落。展望未来,在贷款增速逐步回升、存款准备金率适度下调等因素的影响下,加之对表外融资加强监管,促进资金回流银行体系,预计M1、M2增速会呈总体缓慢回升态势。但考虑到经济增速下行期间,企业经营活力不强,M1增速难有明显回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